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(Federal Reserve)VS市场:投资者正向鲍威尔施压,要求其“涉足石油和盐业”。
2019-11-28

    美国股市连续两个月下跌,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(Federal Reserve)不仅在12月19日正确地将利率上调了25个基点,而且预计来年还会有两次加息(尽管比前一次加息少一个)。

    美联储似乎对市场恐慌视而不见,鲍威尔也面临着特朗普和金融市场的双重压力。相当多的分析师已经开始预测,美联储明年将不能提高利率。芝加哥联邦观察工具(FedWatch)显示,在12月份,有41%的可能性至少加息一次。

    是什么让鲍威尔“走自己的路”?投资者往往关注所谓的“美联储看跌期权”何时会干预市场,即美联储何时会在股市急剧下跌时拯救市场;但从美联储的角度来看,金融市场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美联储的双重政策目标是“最大就业”和“价格稳定”。目前的情况是,两者都处于最佳状态:通胀接近目标水平,失业率处于49年低点,经济似乎完全有能力承受逐步加息的影响。

    低利率导致低失业率,但这可能助长通胀;但目前通胀不是问题,美联储(Federal Reserve)观察到的通胀指标PCE在25年多来一直低于3%。因此,失业率已成为一个主要矛盾。2009年,失业率一度高达10%。此时,需要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。

    从经济的角度来看,即使美国经济在2019年可能下降,但经济表现仍然是“放缓”而不是“停滞”,失业率甚至可能进一步下降,在目前的低水平。此外,经济表现的预期比实际经济表现更重要,如果美联储停止加息,增长预期将大大受损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低利率将滋生资产泡沫并扩大债务。过去25年来,资产泡沫比经济通胀更为重要。资产泡沫的风险更加明显。尽管美联储一直保持足够的紧缩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,但这还不足以减缓资产价格的上涨。”

    逐步提高利率,使货币政策正常化,是抑制资产泡沫的有效途径,美联储今天就是这么做的。这也为下次经济衰退留出了政策空间。

    在特朗普一再施压下,鲍威尔决心维护美联储的独立性和声誉,并履行其政策承诺。在2007-09年金融危机之前,美联储的实际利率在80%的时间里是正的,而今天的美联储只是逐渐回到传统的轨道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在“最大就业”和“价格稳定”这两个目标下,金融市场在美联储的头脑中不是第一排。

    *这篇文章来自华尔街(Wechat ID:Wallstreetcn),编辑陶焕洁。开放华尔街VIP会员,立即获得金融市场系统服务。*